关键字搜索
请选择:
关键字:
   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职工艺苑 >> 正文
  • 职工艺苑

石榴情

作者:张珮 来源:西镇分公司 时间:2019/9/12  

  在陕西,从古至今很多地方都有栽培石榴的喜好。石榴树常见于陕南,扎根于陕北,遍布在关中。庭院里,一棵石榴树就是一把雨伞;道路旁,一排石榴树就是一面花墙;村落间,一群石榴树就是一片绿城。   
石榴发芽,那细细碎碎的红芽尖儿,一溜串长出来,恰似少女粉嫩嫩的手指尖尖,争先恐后地显头露角,让沉寂一冬的枝条焕发新颜,仿佛告诉人们春天来了。
  石榴开花,在碧绿的叶片间透出点点红云,花色有红粉之分,花瓣有单复之别,宛如姑娘羞答答的脸庞,灿若红霞,艳丽绚烂。那花托大的是雌花,花托小的是雄花。雄花完成授粉使命后,落英于地,不再消耗养分。雌花受精后宿留在枝条上,慢慢膨大。
  石榴结果,红红的果皮里,百子同胞,红的像玛瑙,白的似水晶,酸甜味美。那酸石榴富含维C,甜石榴极具磷钾。每年中秋,石榴和月饼都是必不可少的中秋赏月美食。
  石榴和陕西特别有缘,省会西安的市花就是石榴花;临潼石榴全国闻名;石榴盆景独领风骚。陕西栽培石榴不但历史悠久,具有规模,而且石榴文化源远流长,丰富多彩。在汉代,石榴通过丝绸之路由波斯国传入中国,因其花朵赏心、树姿悦目、果实酸甜而被先人们喜爱,被植于皇家苑囿,最早的十株安石榴在上林苑“扶荔宫”安家落户。到了唐代,石榴花更是显赫一时,女皇武则天喜欢石榴花,命女红织绣石榴花于长裙之上,才有了大臣“拜倒在石榴裙下”的典故。唐代以后,石榴花脱去神秘面纱,由顶礼膜拜到普及栽培,进入寻常百姓家,成为人见人爱的大众“情人”。
  我喜欢石榴,始于老家院子里的一棵老石榴树。听家里老人们说,在我太爷爷那辈时就有这棵石榴树了,小时候,父亲在石榴树上缚秋千,我们兄弟姐妹最喜欢坐在上面荡来荡去;天热时,我和妹妹会折树枝作花环戴在头上;有时还会在石榴花屁股上插一根树枝,当作烟锅玩;当然最让我们馋的,就是树枝上那一串串挂着的红石榴了。中秋节前后,那层薄薄的红皮儿再也包裹不住肚子里的果实,咧开了嘴,一颗颗晶莹的、透亮的红宝石漏了出来,父亲把梯子靠在树上摘石榴,一群留着口水,睁大眼睛的小毛孩“左边的大,右边的红,那边还有个更好的......”有指挥的、有帮大人传递的,有拿着脸盆端的,生怕把哪个石榴忘在树上没摘下来。女孩子们帮妈妈和奶奶把石榴籽剥下来放到碗里,全家人围坐在院子里,吃着月饼石榴赏着圆月听爷爷讲着故事,爷爷常指着石榴树对我们说:“你们要像石榴树一样,长成大树,荫护乘凉的人们”......石榴树带给我童年无尽的欢乐,也让我明白做人的道理。他是一棵有故事的树,一棵有传承的树,一棵多子多福的树!
  如今,我已到中年,但岁月砥砺的石榴树依然雄伟挺拔。树身上的疤痕早已化作凹凸的瘤坑,藏匿着执着的生命力,用枝体的语言诉说着历史和荣耀,映射出岁月沧桑和美好人生。
  我喜欢石榴树,石榴树不择土壤,不畏严寒,不浮躁,耐得住寂寞。“迎夏金罂满树红,胭脂骨朵绽娇容。低垂伞盖包情火,蝶恋花开月下逢”正是对石榴树的最好礼赞!

  •  
  •  
2019年10期另版跑狗图